《太空旅客》:这样的飞船也有人敢上?

文/梦里诗书

  对太空旅行的奇想,成为了《太空旅客》引人入胜的所在,但随着剧情的推进漏洞百出,三观难正的脉络,则令这部电影显得即不科幻,亦难动情,除了好莱坞惯以的个人英雄主义,便是让有有感于女主罹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尴尬。

  其实就构思来说《太空旅客》在伊始有着一个非常诱人的设定,在未来的星际旅途中,因为飞船严重受损,男主意外从前往太空殖民地的旅途中醒来,而面对120年的旅程,自已还将要独自度过89年的时间,可能至死也无法到达终点,一如《我是传奇》的孤寂情绪在此有着很好的渲染,电影至此整个故事也还尚在一部正常科幻片的正轨,让人不禁联想为什么只是男主会独自醒来?这艘飞船本身又是否会有暗藏的阴谋?这部太空旅行的环境有太多方式可以被深攫为一部佳作,但电影却用让人近乎完全无法苟同的方式去着点于本自美好的爱情。

  男主面对只身一人的孤寂,其所想到的办法便是唤醒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来为自己做伴,这种如同变相杀人的方式,在电影中的体现好像并无关轻重,以爱为借口便被轻易的一笔带过,而孤男寡女共处一船,面对已然被唤醒的事实,女主也只能认命,接下来便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加干柴烈火冗长的爱情套路,紧接着便是好莱坞惯以的英雄主义老梗,为电影塑造了一个高潮和童话式的结尾,至于随着剧情推进所为人产生的一个又一个疑惑,当然也不是什么电影的伏笔,真的就只是其尚难自圆其说的漏洞罢了。

  如果说三观不正的男主只是使电影变的狗血,那么其设定上的漏洞则彻底毁了这部自诩了换科幻的电影,你无法想象一艘耗资不菲装载着数千人飞行上百年的飞船居然会全程只是依靠自动驾驶,一旦飞船出了问题也无法解决,而男主更是轻而易举的便可以唤醒其他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这艘硕大的宇航飞船居然也只有一个医疗舱,种种为了将男女主牵强附会硬拼一体上演生死恋的设定,使伊始那夺目的科幻魅力黯然失色。

  信马由缰的潦草设定,狗血尴尬的英雄爱情,即便是那浪漫唯美的太空也无法挽救电影的平乏,其最终不经让人想问的只是,这艘安全系数连飞机估计都没有的太空飞船,居然也有人敢上?

669 人浏览